Dialogo è accettare l'altro come è e come egli stesso si definisce e si presenta a noi, di non cessare di essere se stessi mentre ci si confronta con il diverso, di essere consapevoli che la nostra identità esce arricchita e non sminuita da chi di questa identità non accetta alcuni elementi, magari anche quelli che noi riteniamo fondamentali. La riconciliazione è possibile, tra i cristiani e nella compagnia degli uomini. (Enzo Bianchi, priore della Comunità di Bose)


最伟大的传教士

——纪念利玛窦神父逝世400周年

2010 年5月11日,是利玛窦神父逝世400周年祭日,以此诗文纪念这位最伟大的传教士。

江水连月沐风行,仙花寺内铎肇庆。
卅年辛苦缩衣食,一心为主望神京。
峨冠博带效佛儒,电舌波辩启暗明。
昼夜立言解几何,悦帝定中国心宁。
公愿天朝慕十字,逢龙卸甲身轻盈。
大人先生均须记,常祷善修泰西灵。
——悼利公玛窦神父

利玛窦作为一位学者,在中西学术思想交流史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然而,好多人不明白的一点是,利玛窦在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以一个神父的身份去努力实现并完成的。

在方豪神父的《中国天主教史人物利玛窦》中,有利玛窦神父的一个小传:明万历九年辛巳(1582年8月)至中国,先传教粤东诸郡,转入江西,后留金陵。二十八年庚子,同庞迪我齐方物进朝神宗,恩赉极厚,钦赐官职荣爵,固辞不受。蒙上垂恩,始安居京师。偕庞迪我僦屋以居。日用取给于光禄,遵上命也。至三十八年庚戌四月(1610年5月11日)卒,御赐祭葬,墓在北京阜城门外二里沟滕公栅栏。
上面小传虽然述及利玛窦神父的足迹行程、被受皇恩与清正廉洁,然而到中国来传扬基督的福音却是神父的唯一目的。把利玛窦神父的日记整理成书、公之于世的金尼阁神父说:这部在利玛窦神父死后问世的书,我没有丝毫意思声称它是我的著作,而宁愿把它真正的原著者告诉给你。下面论述的内容几乎完全是他的活动以及他的行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勇敢地以他的行为实现了这次传教的原定计划,并坚定地努力去发展它,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在利玛窦神父自己的笔下,他如此说:我希望由于保留这样的记录而使我们耶稣会进入中国这个闭关多少世代的辽阔领土以及从这个高尚民族所采摘的第一批基督教果实的故事不至湮没。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在鞭策着我进行这项工作,那就是,如果或迟或早天主降恩从这最初播下的福音种子获得丰收,使天主教会的仓廪充实,那么后日的信徒便可以知道,过去为了使这些可敬的人民皈依天主所做的值得赞美的工作应该归功于谁的媒介。另一方面,如果情形是,由于天主的隐蔽的判断,预期的丰收并未得到实现,那么至少后代可以知道我们这个小小的耶稣会曾经付出多少劳动和经历多少艰辛去驱散不信教的深厚的阴影,以及他们怎样抱着耕耘这片新土地的崇高希望而在热情和勤奋地工作。此外,有谁能怀疑我们现在写到的这次整个远征不是在神意的指引下进行的呢?因为它完全献身于把福音之光带给人们的灵魂。
也许为国人诟病的一点就在于利玛窦神父用的“远征”这个词,虽然《中国天主教编年史》在记述1584年的大事记时说:5月1日,西班牙传教士桑切斯提出用武力推行传教的立场;甚至澳门耶稣会会长卡布拉尔进言西班牙国王,主张武力征服中国。但是,桑切斯同样写道:“罗明坚及其同伴(利玛窦)写信给我们说可以同总督及中国国王议和,尽管我们没有太大的议和愿望,因为我们明白这不会有结果。”这足以显示出利玛窦神父用“远征”这个词和西班牙传教士的想法迥然不同。

1601年1月8日,马堂奉旨,发还了利玛窦的行李和贡物,起程赶往北京。在天津做了6个月囚徒的利玛窦神父,为天津留下了记忆。罗澍伟先生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说:“在海河意式风情区,有一条与建国道大致平行的光明道,它的东段,即民族路与民生路之间的那一段,旧称马特欧历齐路(Via Matteo Ricci),也就是利玛窦路。”
在音乐史上,被喻为第一架进入中国的钢琴也曾随利玛窦神父落脚天津。1601年1月24日,利玛窦神父抵达北京,次日,他就率领数名神父,带着贡品进宫觐见明神宗朱翊钧。在众多的礼品中,最令万历皇帝惊叹不已的就是这架古钢琴。利玛窦神父还带来一位具有精湛技艺的神父,让他御前演奏古钢琴。那些装在琴尾端的小金属块,在琴弦上此起彼伏地跳着,流泻出美妙动人的旋律。这一切打动了皇帝的心弦,他决定让四名太监来学习弹奏这种神奇的洋乐器。原在宫内乐队演奏弦乐器的四名太监奉皇帝之命,前来向神父学艺。在神父的悉心指点下,其中两位太监很快就学会了弹奏的乐曲。等另两位结业,时间先后延续了一个多月。学业结束后,由于太监们希望为他们演奏的乐曲配上中文歌词,利玛窦特意编写了8首有关伦理和培养良好品行的歌词,并替它们冠以富有中国韵味的标题《西琴曲意》八章:吾愿在上、牧童游山、善计寿修、德之勇巧、悔老无德、胸中庸平、肩负双囊、定命四达。
在钟表行业里,民国初年上海的一些钟表店里所供奉的保护神就是利玛窦。可见其影响已深入人心。董丛林先生的《中华文库》对利玛窦神父赞许不已,书中介绍说:利玛窦是一位风度翩翩、善于交际的男士,见了人一副谦恭有礼、落落大方的样子,说起话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有“电光之舌,波涛之辩”之称,很能引人叹服。为人宽宏忍让,颇能得到人们的好感。据记载,有一次他的佣人捉住一位越墙来偷柴的人,利玛窦不但不加惩罚,反而自己背了些柴送他,说是偷柴是因为穷的缘故,不必和他计较。那人自然是既惭愧又感动,逢人便说洋教士的好话。
方豪《中国天主教史人物传》记载:雍正年间,山带阁注楚辞,曾引利玛窦神父、汤若望等神父之说,并称利玛窦神父为“利山人”。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或信德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凡教区、堂区或个人投稿,版权虽属本社,但文责由投稿者自负。


Fonte:

chinacatholic.org

20 giugno 2010